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营销微视界 > 详细

贸易背后的逻辑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陆亦琦   |   时间:2019-07-22

      中美贸易摩擦是近期最热的一个话题,围绕中美贸易摩擦展开的讨论也是多维的,这其中有不少以国家与民族为界的情绪,但也不乏理智的分析。贸易摩擦只是浮出水面的表象,背后的逻辑才是产生这些现象的关键。


      人类之所以有贸易,无论是商品之间的物物交换,还是商品与货币的交换,其本质是社会分工的不同,而社会分工的不同是由生产效率所致。举例来说,中国工厂生产一件衬衫人工加材料只需2 美元,而美国工厂生产同样一件衬衫需要10 美元。因为衬衫并不是做出来马上要消费,过期会坏掉的商品,所以商场就会倾向于不远万里从中国进货,并以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价格,卖给本国消费者。在既往开放性市场思维主导的时代,这就是一个自然进化与演绎,久而久之,中国在全球制造业所占的份额就越来越高,因为我们的企业与工人的确生产出了具有性价比的商品,提供给全球各地的消费者,虽然像日本、德国这样的工业大国仍然在某些工业、工艺领域有独到之处,但毕竟中国企业已经能够满足绝大多数消费者的日常需求,当优势随着规模扩大而不断上升,效率进一步得到提升,最后导致其他国家已经很难跟进。从纯粹的市场经济角度,这一点也不复杂,只是全球经济进一步分工,提升人类总的生产效率之必然。


      但在特朗普这边,作为一个像美国这样的大国领袖,他有他的竞选承诺,他当年竞选时,支持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铁锈带”美国中西部的产业工人,对于他们来说,自己的技能就是如此,成本也低不下去。他们选特朗普很大的一个原因是认同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思维,以为只要能筑起一道实体或无形的墙(贸易壁垒),他们的工作就能保住,或者至少短期内不至于失去。




      假如我们将贸易保护主义拆解开来看,就不难发现,并不是哪一方提升了关税,就能够获利。事实可能刚好相反,提升关税后:部分效率不如外界的企业得以生存,但代价是本国的消费者以更加昂贵的价格来补贴这些低效率的本国企业,这基本上是一场零和游戏。从政府的角度看,这部分加征的关税虽然是额外收益,但来源并非海外,而是本国消费者。在提升了关税后,部分海外企业可能因为竞争力被抵消,而不再向高关税国家出口,部分可能会倒闭。但这不是说,高关税国家就是无损的,相反,它可能是工业界获利了,但原本能出口的农业就尴尬了。从社会分工与生产效率看,美国中西部大规模的农业机械化效率是中国无法追赶的。本来大家可以分工的方式,各取所需,使得本国消费者利益最大化,而效率低下的企业要么自我改进提升,要么被时代所淘汰,这就是自然规律。


      巴菲特可能是全世界最成功的投资人,但在早年的投资生涯中也同样犯过违背经济规律的投资,他最失败的投资案例就是今天他的投资公司名Berkshire Hathaway,这原本是一家衬衫厂的名字,当年因为受到亚洲四小龙更高的纺织品生产效率冲击,位于美国本土的衬衫厂Berkshire Hathaway 日子不好过,在股票市场上更是日薄西山。但习惯于看报表投资的巴菲特认为其股价已经足够低,具有投资价值。后来……就没有后来了,Berkshire Hathaway 衬衫厂最终倒闭,其名字就成了巴菲特投资公司的名字,或许是留个纪念,或许是引以为戒吧。任何有违经济规律的举措都有代价。


      当然,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不仅仅在纺织品产业层面,由于近年中国工业的快速崛起,已经在半导体硬件等领域凸显出来,甚至在部分领域已经超越美国。这可能在政治上给美方造成了一定的戒备心,对于中国的崛起有所顾忌与防备。近期华为在5G领域的遭遇,可以说是这种顾忌的集中体现。


      日本在二战后,作为一个战败国加入了欧美阵营,起初这种关系与信任也是有些微妙的。在日本摩托车以靠谱的质量与低廉的价格逐渐占领美国市场时,美国本土的摩托车产业就有些顶不住了,首先Indiana 摩托车公司倒闭了,品牌也就此消失了;剩下的Harley Davidson 哈雷只能寻求美国政府帮助,以贸易壁垒的方式提高日本摩托车关税,以达成保护其继续生存的空间。那次加给日本摩托车企业的关税,的确救了哈雷,之后它慢慢缓了过来,并因为其经典的品牌,不仅在美国本土做得很好,也在日本与其他国家拥有了一大批忠实粉丝,哈雷最终主动向美国政府提出申请,请求美国取消对日本摩托车加征的关税,因为它自己已经一点也不担心与日本企业的竞争了。当然,这种高大上的举措,虽然赢得了公关加分,但其实企业的绝大多数行为都与商业目的密切相关,此时要求在美国本土取消对日本企业加征的关税,恰逢哈雷自己的国际化进程,它也要以最有竞争力的方式进入日本,当然不想被日本政府加征关税。


      当然,贸易背后最重要的逻辑还是社会分工的问题,各国由于在不同商业领域的效率不同,就会在规律主导下承担不同的分工,贸易壁垒只是暂时的;扶持本国的低效企业,或许能帮助部分企业起死回生,比如哈雷,但更多的可能还是像Berkshire Hathaway 这样的企业,终究难逃退出历史舞台的宿命。

周阅读排行

  • 冲突就是生动化——倚老卖老,北大仓

    同样是诉求“百年”,我们如何形成差异化;同样在讲历史,我们如何把冷冰冰的数字,变成消费者生动感受的特点,对品牌产生信赖感,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 一句新广告语,一个新产品, 真的可以解决冲突吗?

    对于可口可乐来说,变革这件事对于它来说更困难些。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品牌,那些它积累下的辉煌,同时也可能是一个可怕的包袱。

  • 发挥领导力作用的必要性

    说到领导力,不可不谈的就是领导者。成功的领导者善于总结经验,善于向榜样学习,善于阅读,并有强烈的使命感。但若认为只有领导才具有领导力,那便大错特错了。就像中国的百家之说,每个人的领导力都各不相同,但这不同之中又互相关联,我们无法定义,甚至无法学习,只有靠不断汲取前人的经验,不断亲身实践,才能唤醒心中沉睡的意识。由此可见,领导力并非头衔、特权,而是一种能力。

  • 从众的领导

    这个题目有些别扭,但我的确想说明一种有趣,也较为普遍的现象,即领导的从众现象。你或许觉得:领导应该是领众的,怎么能从众呢?这没错,但不少领导,无论是机关,还是企业,从众的心态与现象随处可见,而这种现象若不专门拎出来讲一下,很多人或许到下台那天才明白自己只是一个位子上的从众领导,一旦离任他/ 她的“领导”性质便戛然而止了。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