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话题 > 详细

网红的堕落,源自变现的饥渴

来源:行若策划   |   作者:沈亮   |   时间:2019-11-09

笔者所讲的网红,并非指某一个具体的人,这里的的“网红”泛指那些在网络上超活跃,超吸睛的人或事,或APP,或事件,或一切.......



这里的网红既包含全民网红,也包含区域网红,某领域网红,某意识形态网红,总之,是某个范围内的现象级事务的泛称。

曾经,我很欣赏网红们,今天,我厌恶网红们。

因为“人红是非多”?因为“红到极致自然黑”?

非也!我看到“网红”意识捆绑了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带来的不是进步。

进步的反义词是“退步”?不是,进步的反义词是迷障。

是的,我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词,“迷障”可能更贴合点表达含义。

“红”从来不是无缘无故的,“红”都有缘由,有的可以复制,有的可以复印;有的可“蹭”,有的可“憎”;有的可开脑,有的可洗脑。

历数互联网一代代网红,走到今天,却是一届不如一届。

 20年前,痞子蔡在BBS上塑造的小说女主角“轻舞飞扬”成为全网情人。靠的是文笔和才情;

“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一栋房子。

我有一千万吗?没有。

所以我仍然没有房子。

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

我有翅膀吗?没有。

所以我也没办法飞。

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

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不行。

所以我并不爱你。” ——痞子蔡《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最早的“网红”,靠文字成名。网络“四大写手”安妮宝贝、今何在、路金波、慕容雪村在互联网江湖风生水起。榕树下,诞生无数文字高手,被江湖膜拜。

相较于第一代网红,第二代的成名门槛已经降低。之后,门槛就一直在降低,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17年前,博客时代开启,一个叫木子美的女人以个人露骨的性爱日记成为网红,但很快“一写成名”在“一脱成名”的网红面前败下阵来。流氓燕、竹影青瞳等“脱”红迅速出位。随后,中国网红迅速进入另一个界面。

先后随着芙蓉姐姐,凤姐,等网红的出现,中国互联网完成了从博客、论坛,到微博、微信时代的过度,移动互联网的风吹向了另一批网红。

这“另一批网红”最终定型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各类网红基因。但我们依然有迹可循:当年的男美妆博主艾克里里Vs今天的李佳琦们;而南笙、张辛苑、刘梓晨等一众PS阵营网红Vs今天所有的滤镜网红乔碧萝们.......

唯一不同的是,今天网红们临时工转正的标志是:带货。

移动互联的出现,网红制造变得容易起来:任何路径都可能造就一个网红,快手里自残可以成为网红,斗鱼里跳舞也可以成为网红,马路上卖唱可以成为网红,大街上做乞丐也可以成为网红。直播里卖货可以成为网红,买一波流量,有操盘手就可以成为网红。

成名变得容易,欲望不再掩饰。

所有的网红都源自欲望,源自变现的饥渴。

一切变得太快,你都来不及甄选,新的一波已经将前任扑倒。

剑未佩妥,出门已是江湖。

芙蓉姐姐后来在微博中说:“初期网红是贬义词……中期网红是心机婊……现在网红是香饽饽,人人争抱其大腿…….看到网红从贬义词发展到励志的代名词,我不禁扬眉吐气。”

我想说,芙蓉姐姐你说岔了,今天的网红是香饽饽,也多含贬义。吊诡的是,明明知道含着贬义,人们依然趋之若鹜。

我们不禁要问,这个悖论,问题出在哪里?

无话题,不网红。恰恰是“话题”先导,让网红成为翻车集中地,成为垃圾场。

网红似乎天然含着“黑”的基因。啥叫“话题”,好的“话题”没人爱看。媒体天生“唯恐天下不乱”,人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基因,决定了网红传播的驱动力,恰恰是“不黑,怎么红?”“黑,容易红”。

带货能成为网红,因为买家都希望“价廉物美”,哪管“货真价实”?今天李佳琦的直播翻车是必然。当年电视购物著名的侯总,看到今天网红如鱼得水,真该暗叹早生了10年。



网红店层出不穷,往往生命不过几个月,哪里来那里去。

宣传力大于产品力,产品不好吃,再红也枉然,典型如黄太吉;

网红面包店Farine用过期面粉制作面包被曝光,直接击穿商德下限;

叫只鸭子叫只鸡们,再开着宝马送外卖,也不符合核心价值观,整改成为必然;

至于那些雇人排队、想变成喜茶的山寨奶茶店们,大多打卡开场,无声消失,毕竟喜茶只有一个,造假,缺乏诚意如何长久......

更多的所谓网红食品更是几乎没红透就凉了,原因很简单:只为夺眼球,不求产品下功夫。以网络营销、文化营销红透市场的江小白也遭遇业绩下滑,因为消费者的声音只有一个:不好喝。

企业可以有一百种理由解释结果,消费者只有一个视角——体验。

屏幕上依然热闹,网红们依然争奇斗艳,为搏眼球而不惜抛却的东西太多太多,镜头里美轮美奂,镜头外,一地鸡毛。



网红,还是个值得自豪的名字么?!

整个网红界貌似只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红、红、红,除了红,可以践踏人世间一切下限,或造假、或欺骗,或自虐、或破坏、或虚度、或沉沦。这难道就是我们想传达给小弟弟小妹妹们的生存技能、人生之道?

成功者有几个?能有几个李佳琦,有几个薇娅?有几个头部流量?但貌似一切箭头都指向告诉屏幕前的看客:你们都可以。成为网红你就拥有了未来和整个世界么?

大众有网红,专业领域也有网红。知识付费领域更是如此,大神比比皆是。

以贩卖焦虑而赚得盆满钵满;制造新词而误导公众;瞎编理论却气定神闲;搞设计的将审丑进行到底,还大言不惭;搞理论的缺乏严谨成为常态;大V以其话语权而流毒甚广。

回首初代网红,不免怀念起那些骨子里的人文气息,以及没那么嚣张的物欲。

现在的网红几乎都具有较强的商业落地能力,变现何其重要!比如花钱送花,网红电商,贴片广告等等。我们需要制造持续的网红变现能力。但,现如今由于资本的驱动,造成现在的网红,大部分都是依靠某些挑战法律的爆点进行流量汇聚,加上人心浮躁,一方面是娱乐的迷障,另一方面是经济的低迷。好不好,不看媒体,看身体。看自己周围感同身受,才是真正的现实。

年轻人也罢,企业也罢,除了做网红,难道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么?

厌恶网红么?其实,网红只是背锅侠,让他们变得可憎的,是因为每个人都施与了鼓动,难道不是么?

但最终,实干兴邦,我一直这么认为。

周阅读排行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