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详细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出新规:不得标注“零添加”“非转基因”

来源:   |   作者:   |   时间:2020-08-03
      市面上愈演愈烈的“零添加”“无添加”风潮,可能要踩刹车了。

      2020年7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公告称,对《食品标识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在原有规定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哪些内容需要在食品标识上出现,哪些不得标注。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该《监督管理办法》新规定称:“鼓励食品生产者在食品标识上标注低油、低盐、低糖或者无糖的提示语”,不得标注“对于食品中不含有或者未使用的物质,以‘不添加’‘零添加’‘不含有’或类似字样强调不含有或者未使用的”,“ 对于未使用转基因食品原料,以‘不含转基因’‘非转基因’或者类似字样介绍食品的”。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食品标识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目前在售的食品中,以 “无添加”“零添加”为宣传卖点、吸引消费者的,已成为趋势。

      这种现象,在乳制品领域表现得十分显著。界面新闻曾经报道过,新的酸奶趋势是做减法,一方面是酸奶工艺趋于成熟,另一方面是一些无添加或者少添加的酸奶更能迎合现在的消费需求,再者也是企业出于对高利润的追求。因此几乎所有的酸奶品牌,包括君乐宝、简爱、乐纯、新希望、光明等都出过“零添加”“0添加蔗糖”等系列产品。

      不少酸奶、乳酸菌饮品以及植物奶,产品包装整体使用了大片的白色,“无添加”成为其最大的卖点。比如伊利的植选植物奶,瓶身正面上写着“无加入蔗糖”;新希望的天香原态酪乳,包装正面则标注“拒绝添加 香精 色素 增稠剂”;君乐宝的简醇风味酸牛奶,透明的瓶身上大大标注着“0添加蔗糖”“简单从零开始”;君乐宝的每日活菌,瓶身上也标称“0添加蔗糖”。

      除乳制品外,在饮料货架上,统一旗下的茶里王标注“不添加 自然回甘”;还有消费者都很熟悉的椰树椰汁,也宣称“敢承诺不用椰浆不加香精”。

      有类似标注的酱油产品也比比皆是。太太乐的原味鲜酱油醒目标注“0添加 3重鲜”;欣和的六月鲜酱油标注“真·0添加”。还有金锣王中王火腿肠,也标注“不添加”,用小字注明是“不添加合成着色剂、甜味剂”。

      但这种“无添加”“零添加”的宣传,也引发了关于营销噱头的争议。

      通常来说,食品宣称的“零添加”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允许添加而不添加;另一种是未添加非法添加剂。对于食品中的添加剂种类和用量,都要按照《GB2760 -2014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执行。

      北京工商大学食品与健康学院副教授李健认为,目前在食品领域,对“无添加”“0添加”之类的概念并没有准确界定,“零添加”的说法并不科学,这种说辞更多是一种营销的说法,也容易误导消费者。

      为什么说很大程度上,“无添加”的说法,商业噱头大于健康意义?

      中华预防医学会健康传播分会常委钟凯曾经做出解释,有些是根本就不需要添加的,比如可以说水是“0碳水、0卡路里、0糖、0咖啡因、无色素、无香精、无添加、无麸质、无转基因、无增稠剂、无乳化剂、无酸度调节剂、无凝固剂、无抗氧化剂……”

      有些则是由其他物质来代替。比如酸奶标称的“纯天然、无高果糖浆、无阿斯巴甜、无三氯蔗糖、无甜叶菊、无明胶、无人工色素、无防腐剂”,可能是因为添加了花蜜,不需要加高果糖浆;添了果胶,所以不需要加明胶;白色的酸奶不需要加色素;酸奶中其他微生物基本上没法生长,不需要防腐剂;加了那么多花蜜,所以无需再加甜味剂。

      也有品牌在新规发布之前,就已经更改了包装。比如蒙牛旗下的纯甄“不添加”的广告语就曾经引发过争议。如今的原味纯甄上已不再标注“不添加”字样。原味纯甄的配料表包含“生牛乳、白砂糖、稀奶油、乳清蛋白粉、羟丙基二淀粉磷酸酯、琼脂、果胶、保加利亚乳杆菌、嗜热链球菌”。仔细分析配料表就会发现,它从前“不添加香精、不添加防腐剂、不添加色素”的标榜也显得多此一举,因为通常来说,原味本就不需要添加香精,白色酸奶也显然没有色素,巴氏杀菌的酸奶也无需加防腐剂。

      而光明旗下的如实酸奶,如今的包装与2017年也悄然发生了变化,正面的“无添加 发酵乳 无添加食品添加剂”的字样变为了“纯净 发酵乳”。

      “不含转基因”“非转基因”的标注,还出现在食用油、酱油等产品上。界面新闻在超市看到,西王玉米胚芽油标注有“非转基因”;太太乐的原味鲜酱油标注有“不添加味精、使用非转基因大豆”的字样。

      实际上,早在2018年7月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就联合发布《关于加强食用植物油标识管理的公告》,称转基因食用植物油应当按照规定在标签、说明书上显著标示。对我国未批准进口用作加工原料且未批准在国内商业化种植,市场上并不存在该种转基因作物及其加工品的,食用植物油标签、说明书不得标注“非转基因”字样。

      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姜韬表示,这主要是为了规范食品生产企业商家的市场行为,纠正市场上食用油标识乱象。

      按照2018年的要求,西王玉米胚芽油和太太乐原味鲜酱油还不再被禁止使用“非转基因”标识之列,因为市场上的确存在转基因的玉米和大豆,但市场监督管理局最新的《食品标识监督管理办法》生效后,恐怕它们也要改包装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新规,更多是从行业公平竞争的角度制定的,”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说,“品牌固然想要进行差异化竞争,但打擦边球、商业噱头的方式并不可取,还是要把选择权和甄别权交给消费者自己。”

周阅读排行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