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话题 > 详细

贾康:“两会”财经政策与2019宏观经济走势

来源:中国广告   |   作者:贾康   |   时间:2019-04-18

      2019年4月11-13日,由中国第一本广告专业杂志《中国广告》发起,中国广告协会指导,上海市广告协会联合主办,中国广告博物馆、复旦大学媒介管理研究所提供学术支持的大型行业盛会——改革开放与广告业恢复40年高峰论坛暨2019第十八届中国广告与品牌大会,在上海宝华万豪酒店隆重开举行。

     4月11日上午,我们邀请到了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先生发表主旨演讲,他为我们带来了《“两会”财经政策与2019宏观经济走势》,他从微观着眼,提出了解放思想对于中国广告业的意义;也从宏观形势出发,为与会者带来了对“两会”财经政策以及今年宏观经济趋势的最新解读。



      我国广告业发展要更多地进行思想解放,“向外取经”


      我不是广告业界人士,但是我在研究宏观经济、企业改革、社会发展的同时,也特别关注过广告,改革开放40年,这是一个标志性的时间点,深化改革才能推动中国广告业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我个人的一点小感想是,以研究者的视角来看,我认为中国广告业虽然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但还要进一步适应社会需要,进行更好的升级发展。我们的思想解放,目前为止实际达到的进步还不够。广告是商业文明的具体体现,中国要走和平发展、和平崛起、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条融合为一的共赢发展之路,就应该更好地借鉴市场经济体制下广告业发展的经验,来消除过去的一些条条框框,也真正打开广告业的发展空间,挖掘广告业的发展潜力。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今天很多人在怀念那个年代,北京长安街上,至少西单、东单,再往两边扩展都有广告,但是后来这些广告都不见了。到现在为止,长安街整条路上一律不许有广告,而且好像这样的一种管理方法还在往别的道路上扩展。作为一个研究者,我觉得首先是思想上出了状况。在长安街往东的范围内做一定的限制,我觉得没错,但是到了东单、西单这种商业区居然也要禁止广告,我实在百思不得其解。对照一下国外的做法,国外的市场经济毕竟有可借鉴的经验,看看纽约的时代广场、日本的银座,人家的商业区是怎么做广告的,做广告的水平又如何。和过去相比,我们算是有进步的,在时代广场上较高的位置可以看到新华社做的广告,但遗憾的是,新华社的广告,坦白来说,它的水平跟其他广告还是有差距的。


      纪念改革开放40年,我们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一定要看到不足之处,还应思考如何进一步挖掘发展潜力,如何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内涵中的结构上的优化,从制度结构到整个供给结构效率质量的提高,来支撑我国整体经济的升级发展。要实现中央提出的新的“两步走”的发展目标,新阶段如何高质量地发展,是我们要紧紧抓住的实质问题。目前中国的发展必须打造升级版,广告业更要同步服务于现代化的伟大事业。


      放缓经济增长速度应对贸易摩擦


      在“两会”的重要文件里,我们可以看到,年度目标最具代表性的是经济增长的速度,从前面两年的6.5左右有所下调,调到6-6.5这样一个增长速度的区间,这是应对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客观变化,这种变化对于整个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都有重大影响。放缓经济增长速度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这其实是一种柔性的方法。





      一开始的贸易摩擦,被我们的一些态度强硬的媒体称为贸易战,但全面考量之后,我们认为不能意气用事,中国虽然成为经济总量上的全球老二,但是贸易战隐含的意思是,中美关系进入新阶段之后,美国全面遏制中国的不仅仅是贸易问题,还涉及到综合国力的较量。力量抗衡,是综合国力的抗衡,包括制造业实力、科技创新能力、金融影响力、辐射力,甚至到终极设想的情况下,军事对抗情况如何,文化软实力输出又如何,这些问题都要考虑到。一番对比下来,我们必须承认,中国远远没有到达可以和美国进行对决的平台,我们必须有理有力有节,寻求阶段性解决方案,继续延续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后来宣传部门把“贸易战”设定为敏感词,不许再运用了,称之为“贸易摩擦”,作为研究者,我更愿意用的词是“贸易摩擦升级”。


      以科技创新、制度创新对冲经济发展中的不利因素


      目前我们最重要的目标是要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以改革来推动高质量发展。在提高经济增长质量这方面,中央十九大指导精神指出,要特别抓住全要素生产率,即要解决劳动力、土地和土地代表的自然资源,还有资本等等。这些要素的发展疲软问题,这些不利因素要得到什么样的新的动能的对冲呢?就是另外两大要素,一个是科技创新,一个是深化改革带来的制度创新。制度创新被总书记称为是现代化的关键一招,是从邓小平改革开放大政方针走到现在的支撑因素,我们要在改革深水区攻坚克难,继续坚定不移地改革,调动生产力,进而进行科技创新。



      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惠及八千多万人


      2018年新一轮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承担着更好优化收入分配的职责,个人所得税经过这一轮新的改革,使中国工薪阶层的中低端明显地降低了税收负担。受益面高达8000多万人,这么庞大的群体无需再交个人所得税,新的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这是扣除五险一金的,实际覆盖的纳税人规模收缩到了6000万人左右。这实实在在降低了中低端纳税人的负担,同时,这轮改革也终于推出了多年来所说的综合机制,就是把工薪收入和稿酬、劳务和特许权收入,比如专利创造的发明所取得的收入等等进行总和,合在一起接受超额最低税率的调节,这意味着我国迈出了综合改革机制的实际步伐。关于老百姓专项附加扣除方面也有非常好的安排,在子女教育、赡养老人、住房租金、按揭支出方面有专项附加扣除,有针对性地降低了纳税人和基本民生相关的税收负担。但这样的个人所得税改革,也留下了一些遗憾,比如收入综合在一起接受超额最低税率的调节,这个综合调节里面没有涉及一分钱的非劳动收入,这实际上明显提高了一些专家型高端人才的税负。这个遗憾要通过另外一些措施来加以对冲和化解,只能争取在下一轮改革里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



      减税降费的最终受益者是广大消费者


      关于积极财政政策里的减税降费方面,今年有非常大的力度的安排,总理明确地说,今年减税降负的目标是2万亿元,去年是1.1万亿元,今年一下子翻了一倍左右。增值税作为中国第一大税种,已经降到16%的水平,再往下降到13%,再加上其他的减税,总减税额全年算下来,高达1.3万亿,最后的受益者一定是人民群众。看起来降低增值税税率,是制造业、交通运输业等企业感到税负降低了,但企业税负降低以后,会适当地降低价格进行市场竞争,从而巩固和扩大市场份额。企业的利润并没有真正减少,企业通过竞争中的降价,把政府给企业减让的税收,进一步传递到后面的环节上去,受益的是处于最终环节的消费者。


      中国的的消费大众现在是金字塔型,不像发达经济体是橄榄型的,这就导致税收是消费大众在承担,税收痛苦就成为不和谐的因素。这次的税收改革制度,看起来好像直接降低了企业的增值税等流转税费负担,其实最后的好处是落在广大的消费大众身上,消费大众在中国是10亿以上的中低端的人群,通过这样的减税政策,他们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更好地享受了改革开放的成果。




      通过加入全球竞争倒逼我国改革发展


      在国内外如此复杂的形势之下,我国的创新发展当然会面临更多挑战,按照两会的要求,2019年年度发展和改革的十大任务,要有针对性地落到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领域、不同的主体。企业也好、单位也好,要落实到定制化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案之上。从宏观经济的大势上来看,虽然有种种不确定性,但是我们要有信心,美国怎么出牌由他们去,我们则要选择坚定不移地拥抱全球化,坚定不移地扩大开放,继续降低金融准入,放宽其他的要素准入。这种全面开放,降低关税,更多地加入全球竞争的做法,包括广告业的全球竞争,会反过来倒逼我们改革,在改革的深水区去啃那些硬骨头,真正把体制弊病更好地加以消除。因此,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推进深化改革。


      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 院长、教授、博导丁俊杰总结:贾康先生分享了这么多宏观丰富的内容,够我们消化一段时间了。贾教授虽然不是广告圈的人,但他以学者的敏感,研究者的锐利,从长安街尤其是东单、西单没有广告牌这个现象中,深入分析了我国广告行业发展中的弊端和根本原因,这对于广告业意义重大。希望贾康先生下次再去“中南海问策”的时候,跟领导们反映一下这个问题,替广告同行们呼吁一下,促进广告业更好地发展,更好地为我国现代化事业进程做好服务工作。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略有删节)

      整编:段小雅

周阅读排行

详细页的广告

本周推荐

第二排广告